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全站搜索
网站标志
当前日期时间
当前时间:
内容标题菜单
文章正文
杀猪宴
作者:梁彩玲    发布于:2021-01-30 11:26:3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周六大哥家杀年猪,邀请弟弟妹妹们回去。今年我已经是第三次参加杀猪宴了。与前两次不同的是,这次格外的激动和兴奋,马上要回到我的家乡,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,见到家乡的亲人和邻里,心里不禁多了份情愫。车子行驶在回家乡的路上,脑海中显现儿时杀猪的景象。

小时候每逢家里杀猪,父母忙的不可开交,我却高兴的手舞足蹈,跟在大人的后面看红火热闹。我最害怕杀猪师傅手里的长刀子(一尺多长),因为他总拿着杀猪刀吓唬我,不听话的要割掉舌头,吓得我像躲瘟神一样离他远远的。只有杀猪的时候他顾不上管了,我才敢到跟前围观。当几个壮汉把肥猪摁倒压住不能动弹时,杀猪师傅开始耍他的手艺。他右手紧握擦得锃亮锃亮的刀子,眼睛瞅准位置找准时机,屏住呼吸一刀捅进去,顷刻间鲜红的猪血咕咕地流出来,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凄惨的哀嚎声响彻村子。猪蹬着腿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,直到一动不动。我害怕的躲在母亲身后,拽着她的衣服,探着头眼睁睁的看着这头猪被宰杀了。此时竟然同情这头 “猪猪侠”了,贡献了自己的生命,取悦了人们的舌尖,满足了人们的胃,却永远无法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。

父亲把槽头肉拿回家,母亲开始张罗杀猪菜,招待来帮忙的及亲戚朋友。杀猪菜在母亲那里就是小菜一碟,能让孩子们吃顿好的比她自己吃还开心,干再多的活也不觉得累。一盘咸菜,几头大蒜,一盘杀猪菜就开吃了。邻居们几片肥肉下肚,肚子里终于有了油水,再吃些馒头和烩菜,肚子饱饱的,抹去嘴唇上的油,哼着小曲回家去了。剩下我们一家老小享受一年一次的杀猪菜。每年家里杀猪,成了我最开心最期盼的事情。有猪杀的日子,也是我和父母在一起最幸福最难忘的日子。几年后,我们家再也没有杀过猪,可怜的我还没有来得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,在我还是个懵懂少女的时候,父母就狠心离开了我。对于我来说,杀猪的回忆既甜蜜又苦涩。因为杀猪菜是妈妈的味道,是父母在的家的味道。每每参加杀猪宴都能勾起我对父母的怀念、对家的想念。

车子驶到了大哥家院子里,我整理好情绪下车。怎么没有一点儿杀猪的痕迹呢?原来大哥花了200元请专业的团队杀猪,只需在旁边观看,又不累又不脏,杀完过好称回家烩菜。现在杀猪也比过去隆重了许多,请的人更多了,菜品更加丰富了,酒喝吃肉更热闹了,堪称杀猪宴了。

大哥已准备了好了四桌酒菜。10个荤素搭配的凉菜端上桌,亲戚朋友和邻里乡亲开始开怀畅饮,酒过三旬上炒菜,有农家小炒肉、溜腰花、爆炒心肝肺,都是猪身上的宝。酒喝的差不多,上炸油糕和发面馒头,最后隆重推出主角杀猪菜。这时大哥举杯讲几句祝福的话,共同举杯一饮而尽,开始吃杀猪菜。大块的槽头肉软烂浓香,入口即化,肥而不腻,与槽头肉绝配的酸菜吸收了猪肉的精华,酸中带香,百吃不厌。人们大口的吃着,快乐的聊着,畅快的喝着,将冬日午后的杀猪宴推向高潮。

杀猪宴已经在家乡流传了下来,而且不断在升级。人们已经不再只关注吃肉,而是享受美食的同时得到精神的满足。杀猪宴是一年收获的喜悦,是对美好生活的诠释,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。对我而言,杀猪宴就是对亲人的想念,一年又一年!

图片

 管理员入口     |   OA登录    | 相关链接  |  联系我们   |      邮箱:wlthqzjky@163.com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地址:内蒙古自冶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             邮编:015543     版权所有 乌拉特后旗紫金矿业有限公司    蒙ICP备13002025 

访问统计